狗頭人與地下城:老狐狸的故事-第一部

狗頭人與地下城:老狐狸的故事-第一部

「今天的故事可是最刺激的冒險,潛藏著最致命的危險!其中有著英雄與惡棍、險惡的陷阱以及可怕的怪物。當然還有意想不到的寶藏!」

即使是在喧雜的酒館裡,吟遊詩人的聲音依舊清晰可聞。打牌的人放下了手上的牌、用餐的人放下了手上的叉子,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這位站在爐邊的男子。酒館內賓客紛紛止住了彼此的話語和玩笑。很快的,酒館內只剩下爐火的清脆聲響,以及詩人手上樂器所發出、那細微卻令人心醉神迷的旋律。

InBlog_HS_Bard_EK_250x320.png

「一群經驗老道的冒險者曾經闖入地下城,探尋一把叫作破怨斧的名斧。英雄們穿過漫長的礦坑和隧道,從石壁鑿刻的痕跡上看得出是狗頭人的傑作。他們曾歷經苦難、跨越許許多多的致命陷阱,並擊敗了一群群的怪物,最後呢?他們失敗了!他們索性雇人找出寶藏。」

幾個人發出了不屑的笑聲,吟遊詩人則很快接著說:「這是他們雇用的人所說的。一個比塗滿油的魚人還滑溜上一倍的冒險家、一位四處流浪的尋寶盜賊,同時也是一名英雄!應該算是吧。在座的各位應該聽過老狐狸馬林的名號!就算你沒聽過,聽完這個故事也就會知道啦!」

馬林的名字一出現,酒館裡便發出一陣喝采。馬林的故事總是令人津津樂道。

「該從哪裡開始呢?讓我們和英雄一同深入地下城…」

InBlog_HS_MarinTheFox_EK_250x320.png

KACdivider_02_HS_EK_600x145.png

馬林踏進一個很大的鐘乳石室,發現前方的道路被一道裂口截斷,下方傳來水流的聲音。碧藍的晶石叢生,詭異的光芒照亮各個角落。熔岩從被堵塞住的岩壁孔洞緩緩溢出,把週圍照得火紅,而硫磺的惡臭和泉水的芬芳交雜在一起,更增添一種神秘的氣息。馬林怔怔望著堵住管道的木板,思考它為什麼沒有瞬間被熔岩化為飛灰,接著考慮自己有哪些選擇。

InBlog_HS_Bridge_EK_600x332.png

前方有座橋讓他可以穿過這道裂口,但這座橋的繩索早已磨損殆盡、木板也似乎完全無法承載重量,更別說這座橋連扶手都沒有。

這座橋的狀況實在讓人不敢恭維,但馬林知道的另一條路現在滿溢著毒氣,而折返重新探路又要花上大把時間。從熔岩管道的草率填堵工程來看,這條道路大概也稱不了多久。這正是地下城的特色:每次前來都會發生一些改變。而馬林可說是這裡的常客。

InBlog_HS_MasterOakheart_EK_250x320.png

當然,寶物的吸引力固然會讓他忍不住來場「地城挑戰」,但這次的冒險乃是受人所託。一位老友請馬林取得名斧「破怨斧」。橡心在前幾天這麼跟他說:「公會需要那把名斧,我們費盡千辛萬苦還是找不到!是啊,我們在地下城裡花了好幾個禮拜,除了狗頭人,也找不到什麼東西了。馬林,大家都知道你很優秀,我需要你的幫忙。那麼,老狐狸怎麼說?」

馬林答道:「老狐狸會說:『酬勞有多少呢?』」最後,橡心並沒有給他酬勞,但告訴他一個傳言:破怨斧和馬林正在尋找的另一個寶藏放在一起。據說這些東西都放在一個大箱子裡…馬林同意了,但他現在面對的是一座只剩殘索和朽木的橋。

除了前進,應該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。馬林一踏上這座橋,繩索便發出吱嘎聲,橋身也劇烈晃動著。從橋面的間隙可以看到下方裂口,甚至可以感受到從下方而來的涼風。儘管舉步維艱,他還是試著不去思考這座橋會不會突然斷掉。

馬林差不多走一半時,另一端的隧道入口跑出一群狗頭人。是埋伏!只是…這場埋伏似乎沒有什麼效果,狗頭人的行蹤早就被看光了。即使如此,狗頭人也有絕對的數量優勢,而馬林只有一個人,何況他還站在一座隨時可能垮掉的橋上。他有信心可以解決掉幾隻狗頭人,但當下的狀況實在不能更糟了。

InBlog_HS_Woecleaver_EK_250x257.png

狗頭人中間站了隻塊頭最大的,但其實也差不了多少。狗頭人通常會在頭上戴根蠟燭,這傢伙則是戴了只燈籠王冠。跟其他狗頭人比起來,這傢伙的體態還真圓潤-不過身為狗頭人王,在飲食上享有特權也是合情合理的事。

InBlog_HS_KoboldGroup_EK_600x274.png

戴著王冠的狗頭人對其中一個部下交代些事情,拍了拍他的背,而受他囑附的狗頭人向前踉蹌了幾步。那狗頭人手下踏上了搖晃的橋身,揮舞他的狗掌。他的重量使得原本磨損的繩索發出可怕的軋軋聲。馬林咬緊了牙根。

狗頭人挺起胸膛說:「你…冒險者…」裝備齊全、體型大上許多的英雄就近在咫尺…他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壯膽。

只好說些很老套的台詞:「你…你不能拿走蠟燭!」話還沒說完,就看他頭也不回地逃回同伴身邊。

狗頭人王以掌摀面,對手下的表現感到失望。他的吼聲在這寬敞的空間迴盪著:「我是狗頭人王托戈瓦哥,這裡是我的坑道!馬上放下寶藏

馬林揚眉說道:「說得好,托戈瓦哥國王。本人目前身無分文,何不借個方便,讓我進去探一探,回來也必會帶上一些好東西。」

有些狗頭人認為這個提議不錯,紛紛點頭稱是,他們頭上的燭火也隨著舞動。狗頭人王顯然對此不買帳,托瓦格的雙眼露出兇光:「不放下寶藏,狗頭人會搶!」他舉起拳頭叫道:「出來吧,魔像!!」

KACdivider_01_HS_EK_600x145.png

聽眾們喘了口大氣。大家不想錯過任何一個字,因此把身體往前傾,酒店裡的椅子發出此起彼落的嘎嘎聲。在他演奏的過程中,大家彷彿親眼看見所有、親耳聽到每個角色親口說出的話語。這短暫的間隔宛如隔世,接著總算有人提問了:「所以,接下來呢?」

吟遊詩人笑答:「說書可不是簡單活啊。讓我小歇一下,欲知後情為何,請待下回分解。」他拖著一只大鍋穿越酒館,黑鐵上頭以白色顏料寫著:「歡迎打賞,多多益善!」

那麼,第二部再見啦!

讀取留言…

讀取留言時發生錯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