狗頭人與地下城:老狐狸的故事-第二部

狗頭人與地下城:老狐狸的故事-第二部

InBlog_HS_Togwaggle_LW_250x320.png

上次說到馬林的故事,我們無畏的英雄陷入絕境:困在一座橫跨於深淵裂口之上、搖搖欲墜的繩索橋,前方唯一的出路又被不友善的狗頭人所擋住。更糟糕的是,他即將面臨從未見過的詭異魔法!」

吟遊詩人開始用魯特琴彈奏著快速而緊張的曲調,琴弦透露出危險的氣氛。「狗頭人王召喚魔像,而他的手下遵從命令。狗頭人頭上泛黃的巨大蠟燭滴著融化的蠟液;口中開始念念有詞…」

KACdivider_02_HS_EK_600x145.png

InBlog_HS_Kobold_LW_600x414.png

InBlog_HS_KoboldIllusionist_LW_250x320.png托戈瓦哥國王看著他的蠟術士們施展咒語,露出一絲滿足的獰笑。熱燙的蠟液從他們頭上的蠟燭涓流而下,但蠟炬卻不見縮小。看似無盡的蠟流違背常理地,緩慢地匯聚起來。馬林無比憂慮地看著蠟液匯流,化為一個人型的物體,外型整整比他高出一個頭。它的臉型終於出現了,眼睛的位置則是蠟燭的燭心。魔像熾燃的雙眼緊盯著馬林,往橋上踏了一步。

「一個蠟燭魔像。當然了。這些狗頭人還能搞出別的花招嗎。」馬林喃喃地說。

InBlog_HS_Waxmancer_LW_250x320.png

托戈瓦哥咯咯大笑。「你不能拿走這個蠟燭,笨冒險者!」

魔像的重量讓橋面為之下沉,老舊的繩索像是鏽蝕的鉸鏈一樣吱嘎作響,馬林確信自己聽到某種東西斷裂的聲音。隨著魔像逼近,他開始後退。他沒想到腦筋簡單的狗頭人,竟然一直在研究這樣的魔法!但他沒時間反思狗頭人精妙的智慧;他需要迅速解決眼前的魔像—這巨大的蠟人每踏一步,繩橋就吱嘎地不斷晃動。

馬林在魔像傾身向他走來時拔出劍,在魔像進入範圍時試著劈擊。他的劍刃毫不費力地切過魔像溫熱的蠟製身軀,但劃出來的傷口幾乎是一瞬間就癒合。狗頭人爆出一陣刺耳的喝采聲。

InBlog_HS_WaxGolem_LW_250x362.png笨重的蠟像伸出粗短的雙手,向馬林抓來。馬林輕易地閃過了—魔像既笨拙又遲緩。但它毫不罷休。馬林劃傷它好幾次,但魔像就是不退,燃著燭火的雙眼在灰暗中閃閃發亮。

它有眼睛!這讓馬林想到一策。他等了一個呼吸的時間,讓魔像靠近。馬林趁著它揮臂向自己抓來,欺身進入魔像的懷裡。橋的另一端,狗頭人大聲怪叫,認為這個愚笨的冒險者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。

若魔像有預期任何事情的能力,它並沒有預料到這件事。它撲了個空,龐大的手臂從冒險者兩旁划過,沒造成任何傷害。在這麼近的距離下,馬林能感受到魔像不自然的體溫;蠟燭燃燒時所發出的焦味十分刺鼻。在魔像縮緊雙臂將他抱住之前,馬林深吸了一口氣,然後大力呼出。魔像眼窩內的燭火轉瞬熄滅,冒出幾縷輕煙。魔像吃驚地退了一步,眼不見物,忘記了它的目標—一如馬林所希望的。狗頭人沮喪地悶哼。

InBlog_HS_TwilightAcolyte_LW_250x362.png

馬林趁它分心,將劍收起,從橋邊溜了過去。他盪到繩橋下方,攀著其中一條磨損的繩索搖晃地前進,胃一陣抽動:他感到那無底裂口彷彿有支手,抓住了他的靴子不放。他嚥了口氣,慢慢地越過了雙手亂揮的魔像,小心不讓自己的手指被踩傷。他讓自己離魔像有段距離後,才爬上繩橋,如釋重負地喘了口氣。他現在離狗頭人不遠了。他站著與他們對峙,將劍抽出,然後把劍平舉,指著狗頭人。該是說一些威風話的時候!

 「嗯…你們有聽到嗎?」

馬林頸後的寒毛豎了起來。他依稀聽到一陣像是從多個嘴巴中發出、令人不安的吵雜聲,從狗頭人身後的隧道中傳來。狗頭人面帶驚恐地互相對望。他們高興地為自己的蠟人勇士加油,卻忽略傾聽其他的威脅。「發狂的毛怪!」托戈瓦哥倒吸一口氣,完全不管他的子民,拔腿就往繩橋逃去。

InBlog_HS_FeralGibberer_LW_250x320.png狗頭人想要逃離即將來臨的可怕危機,尾隨著他們的王沒命地跑,又將冒險者擠回到橋上。由於橋的另一端依然被眼盲的魔像所阻擋,他們又縮在馬林的身後尋求保護;面臨到更大的威脅,他們顯然將之前的衝突置之腦後了。

馬林在狗頭人推擠他的時候翻了翻眼,試著保持自己的平衡。「你們在開玩笑嗎?行不通的,你們這群呆子!橋無法承受我們所有人的重量!」

確實如此。這座橋已經負荷了一名成人以及一個蠟燭巨人的重量。甚至連馬林的特技它也承受了下來。但一整群狗頭人加上魔像與英雄的體重,實在是太大的負擔。繩索發出一陣深長的斷裂聲。

「小心!」馬林大叫。他丟下他的劍,想要抓著什麼好讓自己不掉下去,但一切都太遲了。魔像身下的繩索支撐不住,像條巨型鞭子一樣斷掉,所有人—包括冒險者、狗頭人、以及魔像—都掉進了發出混濁藍光的裂口。

KACdivider_01.png

「他們沒死。」吟遊詩人向眼睛睜大的聽眾說。「你們有些人看來相當擔憂。我只想讓你們知道他們活下來了。底下的河流並沒有看起來這麼遠,而且相當深。」詩人輕笑道,「誰會在故事還沒結束時讓主人公死掉呢?」

他對著他黑色的打賞鍋做了個手勢。「不過,那並不代表一切都沒事。一點也不。事情發展將變得非常有趣。」吟遊詩人露出神秘的微笑。「讓我的嗓子先休息一下—我口有點乾—然後你們就會知道我的意思。」

第三部待續。

讀取留言…

讀取留言時發生錯誤。